一文本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34、坦白,(GB)我睡了仙界帝君的分身,一文本值,英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

哪怕是面对帝君,只要你敢先发制人,他也会被你的气势所慑。

我这一头槌撞过去,直接把他撞得捂住下巴闷哼一声,往后退了半步。

我顺势伸手去推他,想把他推倒了坐他身上,以增加气势。

结果被人单手捞怀里直接禁锢住,动都动不了,他揉着下巴,声音中还带点痛意:“我留了字条在桌子上……”

……

“少废话!”我轻咳一声,决定开始蛮不讲理、先声夺人,“松开!”

等他乖乖松手,我直接往大殿中唯一的椅子上走,等到坐下来,往旁边地上一指:“给我跪这里来!”

今天我俩有一场硬仗要打,我气势必须要足!

毕竟现在就是关乎我以后还能不能玩狗的重要时刻!

我决不能输!

好在这几天我的“训练”卓有成效,他完全没有异议,老老实实地跟过来,跪在了我的脚边,只是那副比画中还耀眼数倍的战甲显得他尤为英武,哪怕跪我脚边,那模样也像个因为关爱“弱小”而将就跪下的军士。

我定定心神,把帽子取下来敲击他的肩甲:“说吧,为什么接近我。”

跪着的男人仰起头,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桃花眸中倒映着我的身影,仿佛世间万物都沦为陪衬,只剩下我一人:“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把帽子捏在手上把玩,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怎么着?对我一见钟情了?!”

“嗯!”他看着我,笑得越发宠溺,实在有损我目前坐得高高在上的威严,这表情我甚至在折颜和我主人身上看到过很多次,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脸颊有一点痛!

“别装傻,说实话!”我忍无可忍,帽子再次落下,这次直接敲在了他头上。

他吃痛地闷哼一声,语气委屈:“因为你是我的主人啊……”

帽子被我一挥,这次更重地敲他头上:“事到如今,你可别跟我说你是我小狗!”

“不是小狗……”他脸颊飞快地染上一层红霞,眼神闪躲,几乎不敢与我直视,“是……是性、性奴……”

“什么……什么奴?”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回答惊得目瞪口呆,手上的帽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什么玩意儿?性奴?!他是在演哪出戏?

他帮我捡起帽子捏在手里,似乎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眼神坚定地看向我:“十万年前,我便已经是您的……性奴了。”

他语气坚定,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心中更加迷惑,十万年前?

“别开玩笑了,”这话震得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反驳,“十万年前我还没出生呢,上哪儿去认识你这么个……性奴?”

他像是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脸上没有丝毫意外,反而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您当然不记得了,”他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悲伤,“您被魂珠封印十万年,没有魂飞魄散已经是天道的眷顾……”

魂珠?

我脑海中不由得想起我主人曾经给我说过的话。

“我当时游历凡间,捡到一颗破旧的魂珠,里面竟还封印着一个残破的魂魄,也不知是哪位倒霉蛋……”

“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执念,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残魂,竟然能坚持十万年不散,我出于好奇,就把你带回仙界养大咯!”

我猛地站起身,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不由自主地大吼道:“原来我才是那个调教你的畜生?!”

“瞎说什么!”他直接跪直了来捂我的嘴:“就算是畜生,那也是我是您的畜生。”

“而且……”他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低沉起来,“我也不是您调教的。”

“原来我以前竟然还十分有地位?!”这句话信息含量太大,我足足愣了几息,眼睛都瞪圆了,“还有人送你这么个大美人给我?!”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倒没有,您穷得要死,天天带着我风餐露宿的……”

他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怀念,但很快又黯淡下去,我的腿被一只手紧紧抓住,那手指颤抖:“求您……”

“您……您不要嫌弃我,好不好?”从来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的神情却卑微到了尘埃里,祈求的话语更是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颤抖,“我……我那时候是被迫的,身不由己……”

我愣住了,脑子里闪过的,竟然是那个夜晚的石桌边,听过的猎奇故事。

“我曾经游历过一个魔道格外昌盛的小世界,他们抓了许多漂亮的小女孩……”

“那些孩子活得哪里还像个人,甚至身体都被那群邪魔改造成供他们取乐的样子……”

穿着帝君战甲的男人痛苦地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声音颤抖得几乎听不清:“那时候的我,卑贱如尘埃……”

“被他们肆意凌辱……”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在努力平复情绪,可声音却依旧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

他每说一个字,都像是有一把刀刺在我的心上,我忍不住伸手,想要擦去他脸上的泪水,却又怕打断了他。

“直到您的出现……”脚边人忽然抬起头,那眸中光亮灼灼,“您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我黑暗的生命,将我从那无尽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他抓住我的手力道之大,甚至从腿上传来刺痛,然而那痛楚却远不及我心痛之万分。

“求您不要嫌弃我……”他声音颤抖,抖得几乎控制不住,“我……我飞升后已经重塑了金身,现在的身体是干净的……”

我才不在乎你是不是干净,我只恨不得杀掉那些恶魔。

我再也忍不住眼中的酸涩,眼泪夺眶而出,我直接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那冰冷的战甲,哽咽着问道:“我只问你一件事,那些……混蛋,后果如何?”

被我抱住的身体猛地一僵,似乎没想到我会突然抱住他,更没想到我会问出这个问题,他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语气冰冷得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他们……都已经死了,一个不留。”

我闭上眼睛,将头埋在他的肩窝,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襟,却依然无法浇灭我心中的怒火:“好,做得好。”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混乱的情绪,良久,才再次开口,问出了那个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那……魂珠是怎么回事?”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不愿提及此事,但最终还是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痛苦和自责:“当时我们在秘境中寻到那颗魂珠,未曾想里面封印着魔界的魔头,他想要夺舍你的身体……我拼死抵抗,却被他重伤……”

“是你……是你用最后的力量,将我送出了秘境……”

“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魔头吞噬,却无能为力……那一幕,成了我永远的梦魇……”

他泣不成声,将头埋得更深,声音闷闷地,像是从胸腔深处发出:“我找了你很久……很久……”

“我不断修炼,不断变强,想着总有一天能找到你,哪怕只有一丝魂魄也好……”他哭得几乎喘不过气,“可是,哪怕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我还是找不到你……”

“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哽咽着,声音颤抖得厉害,“我甚至想过,是不是当初就不该让你把我送出来,是不是那样,我们还能一起……”

“后来呢?”我忍不住追问。

“后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英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