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被丑陋猥亵了,玉钗记,怀玉,英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玉钗回到宴席中,奏琴为父亲贺寿。她素有令名,平日却难得一见。薛父有为她择婿之意,遍邀公子贵客。此时众人见她神仙形容,不由具是屏住了呼吸,生恐惊扰了天上人。

往来无白丁,玉钗含笑一一敬过酒,过处男子无不销魂。

看向她的目光或自顾欣赏,或暗含情欲,独有一道贪婪淫邪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的臀乳。原是个酒醉虚浮的青年男子,面目倒生得俊朗,只是脸色青白,显然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双眼睛由上至下地在她身上逡巡,仿佛玉钗在他面前赤裸着身子似的。

玉钗心中恼怒至极,明明敬酒已行至他的身前,只道醉酒疲乏,便欲告退。

薛父连道,“裕王爷等候已久,敬过这杯酒再行告退吧。”只恐得罪了这位权势滔天,荒淫无度的皇室贵族。

玉钗只得硬着头皮倒酒,敬酒时略弯着腰,他的目光便从她胸前的衣服里往里钻。他取过酒杯时,似是无意地拂过她的手。

玉钗行过酒,不待略作寒暄,便匆匆告退了。裕王谈笑自若地同众人玩笑,直到天色已深,方离席而去,在薛府中寻找起来。

且说玉钗本便不胜酒力,更兼心中烦闷,只到了后院深处,在湖边凉风中醒酒。却蓦地被个虚浮的身子从后箍住,酒气喷洒,舔起她的脖颈。

玉钗吓极了,疯狂挣扎起来,却哪里逃得开。

裕王不屑地狞笑道,“装什么三贞九烈的处女。本王干的女人多了,一看你便是个日日被人肏的贱货。”

他隔着纱衣去捉她的胸脯,高高提起来她的乳尖,“不是日日叫人揉捏,奶子如何能生得这般大?”

玉钗痛呼着哭泣起来,“不是……放开我。”

一只手却不管不顾地钻开她的裙摆插进了她的双腿之间。

男人愣住片刻,笑容更愉悦了些,一边去解自己的腰带,“还说不是婊子,连亵裤都不穿,真是个离不开大鸡巴肏的骚货。”

说着,将玉钗推倒在地上做出趴跪的姿势,掀开裙摆,露出白嫩的屁股来。

夜色沉重,只隐约瞧着那翘起的玉臀下,是口光亮粉嫩的小穴,如花带露,不胜娇怯。裕王纵阅女无数,亦未曾见过这般极品美穴,一时看直了眼睛,揽着她的腰便要往里去送。

只是他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此刻情急下,阳具却半软不硬,更兼尺寸细小,穴口紧仄,研磨半晌都未能入得了小穴。

玉钗早已哭得肝肠寸断,裕王听得心烦不已,不住抽打在她的玉臀。小穴受了刺激吐出淫水,却更是逼仄难入。

他心中火起,只走到玉钗身前,将阳具甩在她秀丽的面颊上,抓起她的头发,“快用你的骚嘴给本王舔舔。”

那根细软粗陋的阳具晃荡在玉钗眼前,腥臭难言,几乎叫她呕出来。恰此时身后传来呼喝声,“住手!”裕王愣住一瞬,玉钗趁他这一晃神,死志顿生,挣开他的手,跳入一旁的湖中。

来人愤怒不已,只一拳打在裕王脸上。裕王何曾受过此等委屈,然而瞧见眼前这人是风头正盛的少年将军,不愿与他正面冲突,只心中暗恨着记在账上,骂道,“你我且走着瞧!”说罢,悻悻离去。

陆简此刻无心去理会他,只失魂落魄瞧着波纹荡漾的水面。他脸上露出深刻至极的恐惧来,几乎是下意识地想避水而走。然而犹豫了一瞬,仍是奋不顾身地跳入了水中。

玉钗存着死志并不挣扎,很快便落入湖心深处。她神思渐渐恍惚,仍无意识地流着眼泪。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忽的有人游来,极用力地抱住她。

玉钗本要挣扎,却察觉那怀抱的熟悉温暖,他温柔地吻上她的唇,为她渡着气。玉钗朦朦胧胧中想着,不是鸿印,亦不是兄长,这人是谁……

几乎在她失去神志的瞬间,那人带着她游出来水面。鼻腔间瞬时涌入的空气令她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吃惊道,“登徒子……”

他神色却殊为难看,搂着她的怀抱轻轻颤抖着,面色青白,恐惧难言,仿佛要死了一般。他失魂落魄,说了句奇怪的话,“这次,我救了你。”

他将玉钗推至岸上,玉钗终于落地,一手去拉他,一手下意识地去握胸前的玉菩萨,不由惊叫道,“鸿印送我的菩萨。”

陆简深深瞧了她一眼,又朝水中钻了去。玉钗忙去拉他的手,却只有衣袖滑过她的指尖。

她瞧着他的身影消失,湖中冷月荡漾,片刻便不闻声音。菩萨如何能有他的性命重要,玉钗怔愣在原地许久。

这登徒子真是……荒唐。

玉钗在岸边等着,衣服湿透了冰凉地贴在身上,然而更没有温度的,是她此刻烦乱难言的心绪。

她等啊等,心道他要是不上来了,她便跳下去陪他。

好在不多时水声作响,从湖面猛然钻出一个人来。她急忙将他拉上来。

他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不堪,哪还有半点贵公子的模样。没忘记第一时间给她看手中的菩萨,他的眸光灿然,笑容是良夜里的桃花,“菩萨保佑,姑娘你可别哭了。”

她却又哭起来。

陆简却再无力支撑了,只最后静静瞧她一眼,晕倒在了少女怀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英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