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了困猫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好都听姐姐的(结局or番外),细说二三事,困了困猫猫,英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次日。

徐锦瑟悠悠醒来,藕臂一捞,身侧空无一人。

昨夜,二人交欢至下半夜,温存片刻后,各自又说了许多家常。

今日醒来,她还有些恍惚,以至于忘记了自己仍是皇帝的锦贵妃,而不是安王的安王妃。

“娘娘,该起了。”清秀领着几名小宫婢从外面进来。

众人给锦贵妃请安,福了福身,唤道:“奴婢给贵妃娘娘请安——”

“嗯,起吧。”

“是。”

宫婢们起身之后各自忙碌起来,先是伺候锦贵妃梳洗,梳洗完毕来了几个人站在贵妃娘娘身侧,有给她梳头的,上妆的,试衣的…

一番打扮下来,花了不少时间。

好在皇帝今日也并未早早醒来,以至于徐锦瑟收拾妥当还等了一小段时间,皇帝那边才有人来传唤。

“锦贵妃到——”

徐锦瑟步入寝殿瞧见皇帝刚起,身穿一身黄色中衣站在榻前,有几位小公公毕恭毕敬地伺候穿衣。

“臣妾,拜见陛下。”徐锦瑟福身行礼。

泰启帝看起来心情颇好,笑呵呵打趣她:“朕怎觉得爱妃今日气色极佳,想来江南宝地养人啊!”

“陛下说得是。昨夜臣妾睡得安稳,一觉不知不觉到了天亮。”徐锦瑟丝毫不慌,顺利接过皇帝的话头。

“既如此,此地朕可要多待几日!”泰启帝回想昨夜侍寝的那几位美人儿,心中直呼江南美人儿另有一番滋味。

虽宫中也有江南送来的宫嫔,但跟江南本地原汁原味的美人儿相比终究差了些。

等皇帝穿戴整齐,外头通传安王到了。

“臣弟,给皇兄请安。”华琛今日一身淡青色锦衣,将他那淡雅如风的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徐锦瑟跟昨日一样,只微微福身打了个招呼:“安王爷安好。”

华琛看了徐锦瑟一眼,趁泰启帝不注意的时候还眨了眨眼眸。

呵呵…这小子,真大胆…

“福公公,传膳吧!”

“是,陛下。”

没过一会儿,长形桌上摆满江南当地的特色早膳。

三人于饭桌上闲谈两句,用完早膳那江南巡抚也来了。

于是由江南巡抚陪同,南巡正式开始。

一路下来,泰启帝见到不少奇闻奇事,当然,当地有令人放心的好官那必然会有令人憎恶的贪官。

临近傍晚,皇帝一行人正要打道回行宫。

“官爷,求求您,放了小老儿的孙女吧!”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朽跪倒在几位官爷身前,抱住其中一人的腿,拼命拉住不让他离去。

“你们,你们这些恶霸,为非作歹,可还有王法!?”

另外两名官爷拉住一位俏丽姑娘,他们两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

徐锦瑟看到这一幕,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

前头那位被擒住的姑娘,名叫步歆然,她是未来的歆妃,更是皇帝的心头爱。

“你们几人,去瞧瞧前头发生了何事!”江南巡抚心惊肉跳,这几个王八羔子蠢货,怎在这节骨眼上惹事!他生硬地扯起一抹微笑,对皇帝说道:“陛下,天色已晚,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泰启帝瞥一眼巡抚,只需一眼他便知晓此人心中在打什么主意,抬脚转而往前头那老朽走去:“不急,随朕去瞧瞧,何人光天化日之下欺侮百姓!”

江南巡抚抬手用衣袖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连连应答:“是,是是是,都是下官管束不当…”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来到前头争执的地方。

“老人家,发生了何事?”泰启帝语气温和,面含笑意。

步老头一看这人身姿气势不凡,便将他当作贵人,当即噗通跪倒在地,大喊:“老朽求贵人相助!他们这些恶人欲要强抢老朽的孙女儿!”

泰启帝听闻此言,侧目往老头所说的孙女儿看去,仅仅一眼,他便无法自拔地深陷其中了。

那是怎样一位姑娘,她虽没有沉鱼落雁之貌,但通身灵动气质甚是引人注目。

“陛下,陛下。”徐锦瑟在一旁轻声唤他。

泰启帝回过神来,亲自走上前扶起老头,道:“你且慢慢道来,朕自会为你讨回公道。”

朕?

敢如此自称,唯有皇帝!

步老头再次噗通跪下,泪如雨下:“求陛下为草民做主!此事还得从上个月说起…”

就这样,步老头将县老爷如何陷害儿子儿媳,再如何派人刁难欲要抢走孙女之事,仔细述说一遍。

“真是反了天了!”泰启帝听了,勃然大怒。

他当即下令将那县老爷捉来,当面对质。

临近天黑,此事才算完结。

“天色已晚,不如今夜在步老伯家暂住,明日一早再回程。”

皇帝都发话了,其他人岂敢不从。

跟随出行的士兵在外头守着,时刻警惕四周的动静,而随行的官员则共同挤在一间小屋之中凑合一晚上。

好在步老头家空有几间新盖好的房屋,刚好够大家入住休息。

徐锦瑟坐在屋中的木桌跟前,久久没有上榻休息。

她想起前世,皇帝并没有在步老头的家中过夜,而是连夜返回行宫,第二日才召步歆然进入行宫伺候。

这一世,事情的发展偏离轨道,难道…之所以会出现变故是因为自己与安王偷情?

也不知今夜,能否平静度过。

正当她想得入迷,有人从窗外翻身进来。

“你怎来了?”

华琛将窗户关好,快步走到徐锦瑟身侧,捧住她的脸轻啄两下樱唇,柔声道:“锦瑟姐姐,想你了~”

“你皇兄…”

“莫要担心,皇兄今夜宿在步姑娘那儿,不会来此。”

“嗯。”徐锦瑟点了点头,侧过身子抱住他的腰,喃喃自语:“姐姐也想你,不知何时才能离开皇宫…”

“…”

这个问题,华琛没法立即回答。

皇兄是他最敬爱的皇兄,锦瑟是他最爱的女人,手心手背都是肉,必须要有一个妥当的解决方法。

二人紧紧相拥,岔开不愉悦的话题聊起其他。

正当他们聊得兴起,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听见有人高喊——

“有刺客!护驾!护驾!”

华琛神色一凝,低头看向徐锦瑟,叮嘱:“你在这儿好好待着,莫要出去。”

徐锦瑟知晓事态严重,她松开华琛的大手,在他转身之际喊住他:“小心些!莫要伤了自己!”

“好。”

华琛浅浅一笑,一个鹞子翻身消失在窗边,隐在黯淡月光中。

等了许久,外头好似平静下来。

徐锦瑟想去外头瞧一瞧情况,正巧看见皇帝揽着步歆然从暗处出来。

她刚想喊住皇帝,却见步歆然从衣袖中摸出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

“陛下!”

嗤——

锋利刀身刺入皮肤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贵妃!”

“锦瑟姐姐!”

胸口好痛,匕首明明从身后刺进来,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来人,将这个下贱东西拿下!”

“狗皇帝!你该死、你该死——”

“锦瑟姐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英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