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村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3,王爷,花魁她又给你画饼的,海岸村椮,英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而冯千巧的仗义执言,让她成了众矢之的。

所有人无不奚落:「左相府的二小姐可是说,你与她们没什么不同,这活怎么敢分给你干?」

我给了她一笔钱,一笔足以让她离开了嵘山书院,也能让家中一世衣食无忧的钱。

只是有一样,这段时日,兰惠送去浆洗的

衣物,请她帮我盯着。

冯千巧只是往我的一方丝帕上撒了些什么东西,浣衣女过去查看,只觉无色无味,并无奇特之处,却还是谨记我的话,偷偷

告诉了我。我本能借此杀了陈平。

许是见我面色郁结,他反倒低声笑了。

「以身入局,即便毫发无伤,但在嵘山书院发生了这等事,未必对你的声名有好处,他日若为女官,必然得爱惜羽毛。

「冯小姐见过吗?」

「什么?」我下意识道。

谢珏兀自轻笑了一声:「我曾亲眼见过,流言是怎样杀死一个人。」

他背影寂寥,仿佛弄丢了什么心爱之物。

再回头,澹静的眸中没有一丝波澜。

我仰头道:「那又如何?」

前世,在意世人眼光的也不是我冯嘉仪。

这湖心小筑无人,甚至通往岸边也只能以

小舟往来。

我隐隐有了猜测。

这小筑的亭中,摆放着一只八仙桌,美味

珍馐应有尽有。销

嵘山书院本就是长公主一手建造。

湖心小筑却藏着这样一位美人。

我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理智告诉我,万不能与此人牵扯过深。

身侧人忽而嗓音泠泠:「戏开演了,不去瞧一瞧?」

远处,长公主来嵘山书院小住的逐意楼,灯火通明。

善语结

到了逐意楼外,我点头示意,「谢先生请回吧。」

谢珏却仍停在原地。

我抿唇道:「放心,今晚之事,我不会向第三个人透露。」

谢珏轻笑一声,却撇下我,只身进了逐意

楼。

我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跟了进去。甫一进去,便听见冯干巧的声音。

「臣女本不该深夜叨扰长公主殿下,只是臣女的姐姐晕倒了,臣女实在是心急如焚。」

锦榻上,长公主撑着眼皮:「人晕倒了,禀告公主府府令,他自会让本宫的府医去瞧,你大半夜地不休息,又纠集一大帮的人,脑袋是不是有些不好使?」

话虽如此,长公主却还是让贴身婢女带着侍卫去我屋中查看。

那些世家贵女也是被冯千巧的喊声吵醒

的,人人皆有好奇心,便与她一同来了逐意楼。

谢珏便是这时候进去的。

明明是男子,却肤若冷雪、眸如点漆,衬

得一众娇花黯然失色。

长公主遥遥看见他,倏然坐起身:「你……

你怎么来了?」

他倦怠地开口:「偶遇左相府千金,晶茶、赏花、吟诗、作对。j

冯干巧就在这里,谁都知道,他口中的左相府千金只会是我。

谢珏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就沉上一分,实在太惹人遐想了。

长公主却亮了眼眸:「当真?」

我走上前去,向长公主行礼,直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冯千巧震惊地看向我,面容扭曲了一瞬,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

令人震惊的是,侍卫搜查之后,却给出了

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

「冯大小姐不在屋中,倒是冯二小姐所居的

耳房中,有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冯千巧脸都吓白了,仓促之间,她压根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结结巴巴道:

「许是天色昏暗,我看错了,臣女实在不知

黄金缕

「喊喊喳喳的,烦死了。」

长公主打断她的话,伸手招来府令,「无人吩咐,也敢闯入书院,去,将那人杖五十,赶出去。」

她再度看着我,眸光热切,似乎想问什么。

我抿唇辩驳道:「臣女,是偶然碰见谢先生……」

长公主摆摆手,制止我接下来的话:「人没事便好,都下去吧。谢先生留下,本宫有话要问。」

我顿感不妙,长公主虽然在笑,那笑意背

后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陆婉容拉着我的手,回了屋中。

「你那妹妹着实有些奇怪,几次三番的,好像专程在给你添堵。」

我见她脱了鞋袜,赤脚站在地上,岔开话

金球

题:「你还是穿上鞋袜吧,这天虽热,却也极易着凉。」

陆婉容嗤笑一声:「我爹领着太常寺的职,回府上,是行住坐卧处处瞧我不顺眼,我可不想做那劳什子女官,我来嵘山书院,究其根本,是日日面对我爹那个老古板的管束,实在透不过气来了。」

陆婉容在房中遥遥一拜,「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啊。」

她拍着胸脯,「我朝五日一休沐,日日寅时便起身,上朝是不可能上朝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上朝的。」

我没有告知他,圣上开设女官的职位中,

没有几个有资格上朝的。

陆婉容眨眨眼,神秘兮兮地凑近我:「但我这儿有一处乐子讲与你听,逐意楼今日的

谢先生,你瞧见了吧。」

我点点头。

她喜上眉梢,「你头一回现了,眉眼风流,生得实在是君子锅方,任谁都不敢有亵渎之意。」

陆婉容叫我不要大惊小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事万勿告诉我爹。

见我眉头紧皱,陆婉容摆摆手,「官面上是这样,咱们关起门来,是字字亵渎。我日前已经让婢女去打探了,有钱使得鬼推磨,也是颇有所得。」

我让她附耳过来,悄声道:「此事莫要外传,那位谢先生,是长公主养在嵘山书院的面首。」

「真的?」

陆小姐一副惊掉下巴的模样,「绝无此种可能,驸马与长公主的感情,在京都可是人

人称道的佳话啊。」

「我问你,嵘山书院那些夫子们吃的什么?」

「两荤一素配大白饭。」

我语气淡然:「他饮的是苏溪的白牡丹,食见,别人却早就发

的是千金难买的须金酥。」

若非长公主授意,谁能在嵘山书院有这样的优待。

陆婉容闻言,痛心疾首地吃了两碟糕点。

我带着侍卫去看陈平。

陈平被杖责了五十,有气无力瘫在地上。

我告诉他:「府中也不可再留你了,这儿有一门好差事,去不去随你。」

「大小姐在说什么?」陈平还在装糊涂。

他料定我会顾忌着脸面,不敢声张此事。

「我见你在府上兢兢业业,给你谋了一个好前程。」

当今陛下年岁小,膝下的皇长子,也不过

六岁,为皇子训练御马,算是一个肥差。

陈平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片刻之后,他应下了。

下了。

「小人明白了。」

陈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英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