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戴布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李承泽被C晕脚交,当范闲去二殿下府中窃取机密却发现谢必安和李承泽竟然是那种关系,不老的戴布拉,英超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从范闲的角度望过去,李承泽面若桃花,嘴唇红润,眼睛也都是水雾,实在是勾人。

谢必安抽动起来,他便忍不住的轻哼,那声音虽小但却涩情,比范闲现代的那些av给他的感觉还要奇妙,让人忍不住想发狠了做他,让他发出更多的声音。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他会咬着自己的食指,平时那食指上面都有个戒指,难不成就是为了遮掩这个痕迹。

范闲只感觉自己的下半身硬得发疼,但是他不敢动,一掀开裤子那声音和气流绝对会引起谢必安的注意,而且他这个也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谁看片不硬啊是不?

已经过了2个小时,谢必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李承泽逐渐放开了自己的声音,从他的眼神中范闲知道他被操得已经近乎没有理智了。

“殿下怎么越干越紧。”谢必安亲了下李承泽的额头,那里面被操肿了,推剧着他,引起了谢必安更强烈的征服欲,他用更大的力气去把那些缠上来的壁肉撞开,李承泽平时一点都不锻炼,而他一个八品,要撞开简直轻轻松松,那壁肉不堪重负,被榨了太多的汁水,只能无助的又吐出一股,希望能浇灭外来者的火焰。

却没想到那外来者反而更兴奋,更加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李承泽被操得弹起,又狠狠落下,被谢必安拖着腰,根本避无可避,他的手无助的抓着床单,下一秒被谢必安抓住,床被谢必安的力气弄得吱呀吱呀作响,李承泽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前的茱萸更是被亲得肿了两倍有余,舌尖都被吸红了。

“啊唔,烫好烫”李承泽呢喃着,扭着腰想要逃离,却被带着迎来又一出的高潮。

等谢必安射完,他已经感觉不到其他的什么了,眼前一阵阵的发白,偏偏下面还在告诉他,他不满足,还想要,痒得难受,但他的大脑跟他说不行了,再干下去他要死这床上不可。

谢必安拿起了腰绳,在李承泽秀气的肉棒上面绑了个结,亲了一口,那铃口一开一缩的呼吸着,还有着稀稀的透明粘液溢出,被他一并舔干净,射了太多,李承泽的囊袋都扁了,马眼处也发红,谢必安一舔他就止不住的颤抖。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累腰,谢必安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把李承泽翻过身,李承泽的头埋在软糯的被子里,谢必安扶着他的肚子,对准了穴洞又一次挺进去。

这样子显然更方便谢必安的操干,隔着肚皮,他抹摸着那凸起,引起了李承泽的一片战栗。

谢必安的动作向来都是开头慢,不知不觉的加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说不出一阵完整的话了。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死了:“唔,慢点,谢必安,要死了,不行”

他断断续续的吐出声音,声音如芙蓉泣露般,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他试图挺着酸软的身体往前爬,但是头顶到床杆了都没能抽出来哪怕一小节。

只是殿下承受不住,谢必安还是逐渐放慢了下来,只是力度变得很重,一下下的撞击着结肠口,李承泽感觉里面都要被撞烂了,他瞳孔放大,显然又去了一次。

但是下半身明显的憋胀感把他脆弱的神经拉了回来,他忍不住拿手去触碰,却越来越难受,后知后觉谢必安绑了他的肉棒。

想要射精的感觉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盘旋,那结本就是谢必安打的,必须用专门解结的法子才能解开,李承泽乱拉扯了好几下,却只让它越缠越紧,他的指甲不可避免的划过了铃口,带来一阵刺痛的快感,却让他着迷一般一直抠挖着。

他的脑海里几乎没有神智了,只知道一昧的索要快感,谢必安抓住了他的手,快速的在他的肉棒上撸动,后面的动作随着手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李承泽受不住的挺腰,却迟迟没有迎来那阵灭顶的快感。

他不仅哭起来出来:“必安难受啊,好难受解开啊"

“殿下,跟我一起”说完他加快速度,握着李承泽的手快了起来,李承泽奔溃的大喊,终于在最后的冲刺中,谢必安解开了李承泽的绳结。

重新续满的囊袋感受到没有束缚,着急的喷涌而出,两颗囊袋收缩着,挤压着身体里的最后一滴,明明已经没有了,还向身体索取着要更多的快感。

李承泽瞳孔涣散,在一阵灭顶的快感中,天旋地转,他晕了过去。

谢必安知道这是常态,通常做两个时辰李承泽都会晕过去,不过他也没唤醒殿下,他苦恼的看着自己欲求不满的鸡吧,拿起李承泽的手扇了两下,微微的痛感确让他更兴奋了,他用前端的粘液描绘着李承泽的嘴唇,直到李承泽的嘴巴附着一层白透粘液。

谢必安的呼吸沉重,范闲不禁替李承泽哀悼,这简直就是披着狗皮的禽兽啊,原以为李承泽晕过去他起码会怜香惜玉,没想到竟然还要继续。

只见谢必安磨擦着李承泽脚腕的朱砂痣,用鸡吧盯着那个朱砂痣一下下的冲撞,后又觉得不尽兴,把玩着李承泽的脚心,即使是在睡梦中,人的脚心也是敏感至极,李承泽瑟缩了下。

谢必安抓着他的脚心,然后在李承泽的脚缝之间碾压冲撞,李承泽被这触感弄得眉头紧锁,脚不停的想要缩回,被谢必安抓得紧紧的,他肉棒上的青筋摩擦着李承泽的脚心,随后按着两只脚快速的抽动。

李承泽忍不住皱眉摇头,眼皮颤抖着,但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只能被迫接受脚底的痒意,被逼出了眼泪。

谢必安痴汉的盯着他的脸,那模样活像要把李承泽拆吃入腹:“殿下很快就不难受了,唔”

他闷哼一身,射了一些出来,但是他很快便堵住了,随后对着李承泽的眼睑快速撸动,喷射在李承泽的脸上。

白色浓稠的液体顺着李承泽的脸颊缓缓流下,看见这一幕谢必安更激动了,他俯身不停的啄吻着李承泽的身体,重点照顾了两个破皮的茱萸,爱不释手的亲吻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英超小说网